书画作伪的历史由来

书画作伪现象在历史上由来已久,其中书法作伪早在晋朝就已出现。南齐王倍度曾提及普穆帝令张翼察写王袭之《右军自书表》,王鞭之“当时不辨,久方觉云:“小子几欲乱真””。名画作伪至迟出现于初唐。受武则天宠幸的张易之、张品宗兄弟即以伪作巧取皇家所藏名画,他们“奏召天下画工,修内库书画”,使工人各施所长,精意慕写,并如旧装裱起来,将质品还与内府,真迹则据为己有。其后,五代后梁收藏家兼画家刘彦齐,也用张氏兄弟之法扩大个人收藏。
宋元以来,随着公私收藏的兴盛,法书名画售价剧增。北宋米带也常做一些借画自幕、留真还腰的事,人称“米老狡猴”。他还提到,当时多有以蔡临本加添伪款或以旧裱配蔡本冒充真迹的情况。据米带《书史)中记载:“王洗每到余都下,邀过其弟,即大出书帖索余临学。因柜中翻索书画,见余所临王子敬《鹅群帖》,染古色麻纸,满目皱纹,锦囊玉轴,装剪他书上,跋连于其后。又以临虞帖装染,使公器发。余适见大笑,王就手夺去。谅其他尚多,未出示。
”可见当时的收藏家也有参与造假的行径。至于绘画,北宋时以供名画家作品充当大名家画作也是多不胜数,“故谚云‘牛即戴嵩,马即韩粹,鹤即杜苟,象即章得’也”。(米带《画史》)明代书画的作伪之风尤甚,因市场对古今书画需求量日增,而古代书画历经水火刀兵所存日减,当代名家书画供不应求,所以作伪现象亦日新月异,其地区分布之广,作伪者之多,远远超过前代。吴门派宗师沈周,名动朝野,求画者甚多,因而其服作也不计其数,真伪难辨,“片维朝出,午已见副本。有不出十日到处有之,凡十余本者”。以致购得沈周画者往往去请其弟子文微明鉴定。但是文微明也难免上当。初学国画培训班 www.cw0731.com/a/732.html
据载,文微明曾以八百文钱购得一幅沈周山水画挂于家中,顾次和前来拜访见到此画,间文微明能否制爱出让,文未允。顾氏从文家出来后走至专诸卷,遇一人售画,所持之作竟与适才文家之画无异。于是顾氏仅以七百钱购得此画,汉向卖高入打听,才知文微明那幅沈画也出自此人之手。文做明本人的代笔或份件完多也然毫不进于沈周。姿绍书《无声诗史》中就记载了这么一则趣事来日,政有一人客宿苏州,深童子给文微明弟子朱阴这礼金,家他伤造文被明保画,哪知童子误入文家,将文微明误认作朱朗,并向文说明来意。文微明笑纳礼金后说:“我画真衡山(文微明号),聊当假子朗,可乎?”一时传为笑柄。
明末清初以来,收藏之风大盛,除了文人仕宦之外,商人也加入了书画收藏的行列。与此同时,商业发达的苏州、扬州等地,作伪已形成一种职业,出现了专仿古代名家的“苏州片”、“钦家款”,作伪者在寻见旧材料、雇佣高手分别蔡制画幅与款印以及反复做旧上挖空心思,以致有的著名鉴藏家也被他们所骗。清代至**初年,伪造书画之风已至登峰造极的地步,作伪的职业性更加突出,流布范围更广,较为典型的地区性造假有“扬州皮匠刀”“湖南造”、“后门造“等。
进入二十世纪后,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增进,来华求购名迹者踊跃,不仅个体作伪者层出不穷,一些地域性的作伪小集团也更加有恃无恐。上海谭敬造假小集团即是其中最为昭著者,所作故宫旧藏宋元名迹,真假莫辨,至今仍为欧美博物馆收藏。而张大千、齐白石等人的腰作大量充斥市场,白石老人为此自刻印章“吾画遍行天下伪作居多”盖在真迹上,以别于伪作。因此,在公私收藏和市场流通中真伪混杂而作伪手段又日新月异的情况下,如何识真辨伪就成为广大收藏家亟待解决因之不断钻研的问题。

随时查看最新帖子
安装安卓版 安装iOS版
返回顶部